《乐陵文史》-李惠兰(1985年)

74次阅读
没有评论

一九三三年三月,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部抵达长城一线喜峰口要塞。此时,日军已占领要塞前的两个高地,对喜峰口形成居高临下的危急态势。宋哲元根据敌我双方兵力和武器优劣,决定从将士中精选五百名大刀健儿组成敢死队,以近战夜战出奇制胜,从潘家口、董家口绕道敌后,包抄日军所占高地,临行前,宋将军问大家还有何要求。一个名叫侯万山的班长说:“我的妻子即将临盆,家住北平,倘有不测,望将军体恤我孤儿寡妻,纵死九泉,我也甘心暝目。”宋哲元将军让侍从逐一记下了姓名、住址及请求。此战役缴获大批武器,取得了自“九一八”以来,北方战场上的首次大捷。在战斗中,侯班长不幸壮烈殉国。
战后,宋将军派人去北平给侯万山的妻子送去米、面和银元。不久,侯妻生下一对双胞男婴,取名福、禄。宋将军闻知侯家兄妹七人,抚养有困难,便请石敬亭夫人陪同舅母常淑清将侯之遗孤接回天津家中抚养,并为其雇了两个奶妈照料。为了纪念在喜峰口。罗文峪战役中殉国的烈士,宋将军分别力其二子取名“宋纪峰、宋纪峪”。并嘱咐舅母:“此乃烈士遗孤,要象亲生儿子一般收养,待他们长大成人,再告以家世,并还姓于侯,以继宗祠。”于是,在这个己有六女一子的宋家,又新添了两个小生命。
温顺、贤达的舅母,遵从夫命,对这双遗孤从无半点疏虞,特别关照奶妈细心照料。在两个孩子两岁半时,生麻疹发高烧,舅母终日守伴,生怕有个三长两短,愧对英烈。宋将军也特痛爱这两个孩子,一有空就抱起孩子玩耍。 一次,他们尿湿了宋将军的长衫,奶妈怕宋将军斥责,赶快把孩子接过来,不料却引得宋将军哈哈大笑。待到读书之年,纪峰、纪峪同哥哥、姐姐们一起上学,一道玩耍,偶有争端,舅母总是指责亲生,谁也看不出这对双胞胎出自他姓。后来,这两兄弟念完高中,参加了国民党,随舅母去了台哼。当他俩成家立业时,舅母才把身世告诉他们,并动员他俩按养父遗愿,还姓归宗,当时,母子三人抱头痛哭,难舍养育之情。后来,他俩虽然还了姓,对舅母仍以母亲相称,尽孝膝下,直至舅母仙世。此后,每年一到节期,两兄弟总要到舅母墓地上坟添土,并遥祝海峡彼岸养父哲元的在天之灵。现在,这对孪生兄弟均在台湾军界,并各有四个孩子。
最近获悉,侯万山烈士的妻子仍健在,已八十六岁高龄,居住北京,与长子、次子共同生活,儿孙满堂,过着幸福的晚年。

    正文完
     0
    评论(没有评论)

    留言板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