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85次阅读
没有评论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开赴前线的日军部队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日军在冰面上行军时,路过的一段被毁坏的列车和轨道

当时不少自发抵抗的东北军将士及游击队时常会偷袭日军的运输线,比如炸毁铁路或袭击列车等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占领辽宁某处的日军士兵,有方牌匾上书有“日本军占领 步XX二中队”

相册主人位于二排右三,所以笔者推测他所在的应是78联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从肩章上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新兵。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这应是激战之后,与同伴们在战迹前合影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被日军缴获的大批东北军武器弹药,右二为相册主人,此时他已经从之前的新兵升为一等兵

他手中正拿着一把缴获的中国大刀。1932年1月1日,日本侵略军从三面向锦州发动总攻,1月3日第20师占领锦州。而此时驻锦州的东北军第12、第20旅和骑兵第3旅等三万人马早已奉张学良命撤退至河北滦东地区和热河。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根据窗户和墙面等信息,可推测这张照片应该也是上张照片相册主人留影的地方。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根据刚才照片远处大门口两侧的铁门样式来推断,这应是上一张照片所在位置的门口。大门右侧清晰书有“日本军占领”。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根据刚才照片远处大门口两侧的铁门样式来推断,这应是上一张照片所在位置的门口。大门右侧清晰书有“日本军占领”。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片中央者为相册主人。由于他在相册中有两张使用重机枪的照片,所以笔者推测,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是一位重机枪手。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78联队部分士兵合影。由于照片较为模糊,所以无法辨认相册主人在不在其中。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两名78联队士兵在一个“街基”站牌前合影,站牌下方还有小字“距东京10308公里”。此处应该是位于辽宁省西部阜新的街基,这座街基公交车站至今仍是阜新交通网络重要站点之一。不过辽宁距离东京的直线距离也就上千公里,所以笔者不清楚这上万公里是怎么个意思。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图为一名骑着马的日军士兵在“盘山县”站牌前。民国三年(1913年)设盘山县。现在是辽宁省盘锦市的下辖县,位于盘锦市北部。西连锦州市凌海市,北与锦州市北镇市接壤。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这张照片很可能是日军缴获的东北军轿车,因为车牌上写着“旅司18”。日军在行军中较少使用“旅”这个称呼,所以笔者推测“旅司”这应该是属于东北军的某个旅级司令部的简称。车窗上还贴着“步七八9”,“步七八”应该指的是相册主人所属的步兵第78联队,9或许是该部所缴获的第9辆车。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辽宁某地被俘虏的东北军将士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相册主人(右一)和同伴与一对东北夫妇的合影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相册主人(第一排中央)与同伴们合影。虽说第20师团的兵员由日本本土补充,可是笔者也见过不少日本人与韩国人。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一名78连队士兵在部队缴获的东北军武器前合影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这张照片里的日本士兵,手里拿的是一把左轮手枪,很可能是从东北军手里缴获的。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相册主人(右侧)与同伴的合影,他的同伴虽然戴着中国的瓜皮帽,穿着中式服装,拿着烟袋。但是脚上穿着的军靴却出卖了他。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左图为相册主人(左)与同伴的合影。右图为放哨中的相册主人(左边)。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在另外两张放哨的照片中,两位士兵旁边各有两组字符,很像是二人各自的签名。当时在军中,士兵间经常互赠签名照。不过笔者发现,这字符很像韩文,尤其是左侧的签字。因为当时韩文在朝鲜半岛的街头店铺仍能经常看到,所以私下签写点韩文应该不会被严格禁止。现在一直有传言说日军第19和第20师团是朝鲜人组成的“朝鲜师团”。所以这张照片如果真的是韩文签名的话,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发现,那这两个士兵很有可能包括相册主人在内的很多人都是朝鲜人。而且再看一下照片里的面貌,的确更像是韩国脸。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在河岸作战的日军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日军的铁甲列车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两名驰骋在沙漠上的日军骑兵。可能这张照片拍摄于辽宁西北部的科尔沁沙地。科尔沁沙地是一块位于内蒙古东部西辽河中下游赤峰市和通辽市附近的沙地,面积约5万平方千米,是中国最大的沙地。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这张照片应该是往来辽宁与蒙古的驼队。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在辽宁某地驻守的日军士兵,中央那堆人右起第三位是相册主人。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激战后被东北军遗弃的战壕。右侧两枚手雷是中国军队遗留的。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日军举行的一场祭祀仪式,很有可能是悼念死亡的日军官兵。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祭祀仪式开始,花圈等也各就各位,大门前的旗子也拉开了。左下角就坐的应该是关东军的高层们。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这应该是“灵堂”的内景,前面摆放着贡品和死亡日军的牌位。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奉天“忠魂塔”,用以纪念阵亡的日军将士。该塔位于当时的千代田公园内,由于当时这里不允许中国人进入,所以照片里都是日本人。这座忠魂塔后来被拆除,现在是沈阳的中山公园。从此照片可以看出,上面几张祭拜仪式就是在这座“忠魂塔”的脚下举行的。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登上火车的日军第78联队士兵。右起第四位是相册主人。日军第20师团在1932年1月协助关东军攻下锦州之后一直在辽宁境内活动。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此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开始了对东北人民长达14年之久的奴役和殖民统治。东北局势稳定后,日军第20师团于4月返回朝鲜整休。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图为78联队回到朝鲜后的入城仪式,因为最左侧的妇女身穿韩国传统服装,而且78联队是4月份返回的朝鲜半岛,与这张照片的衣着相称。由于规模如此之大的城门不可能是地方城市所有,所以笔者推断这是当时汉城的主门之一。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休整期间的日军78联队士兵,右三为相册主人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相册主人像很多日本兵一样,在自己的相册里贴上“肉弹三勇士”的照片。“肉弹三勇士”是指1932年1月28日,日本出动军队进攻上海,打响了第一次淞沪战争,史称“一·二八”事变,结果遭到国民党十九路军顽强抵抗,日军损失惨重。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2月29日,日军在上海闸北庙行镇受阻多时,指挥官命令工兵用爆破筒开道。日本久留米工兵第18大队第2中队第2小队的陆军一等兵江下武二(左)、北川丞(中央)和作江伊之助(右)怀抱即将爆炸的爆破筒,闯入中国军队阵地,炸毁了防御的铁丝网,为日军进攻开辟了道路。日军为鼓吹战争,将他们标榜为“肉弹三勇士”。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辽宁某处激战后的战场照片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拂晓或傍晚时分的日军第20师团照片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拂晓或傍晚时分的日军第20师团照片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正在吃饭的日军第20师团官兵

“九一八”未公开照片【2】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第20师团被调往华北前线。1942年底,第20师团被派往太平洋巴布亚新几内亚前线。先后转战于维瓦克岛、麻丹、爱达培之间,伤亡惨重。两任师团长青木重诚和片桐茂也相继因疾病和战争而死。至日本无条件投降时,最初登陆的25572名如狼似虎的官兵,只剩下785具连枪都举不动的“活骷髅”了。由于相册只记录到九一八事变第20师团返回朝鲜后,所以笔者也无法推测这位相册主人是否幸存到战后。图为夜间的日军第20师团第78联队官兵照片。

    正文完
     0
    评论(没有评论)

    留言板 +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