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年代其实很精彩(26)

68次阅读
没有评论

一年多后,特委书记朱昌偕躲在永新县梅花山的山洞里,被红军追得粮尽水绝、无计可施。同袁文才、王佐一样,他也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受到通辑和搜捕,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于是旁边的人劝他,红军已经呆不住,逃到茶陵那边的白区吧,那里还有活路。

朱昌偕严厉地拒绝了这个建议。他早已把自已的一切寄托给了党,为党可以放弃一切、出卖一切,而离开共产党,就等于放弃生命的追求和价值。

不逃死在自已人手上,逃跑就等于信念死亡,朱昌偕长叹一声,举起手枪,开枪自尽。

朱昌偕死后没多久,其他冤杀袁王的干部也一一受到清算,先后被安上罪名枪毙,而指挥这场大整肃的,是毛泽东。

虽然在随后的日子里,毛泽东可以想办法报一箭之仇,但在三零年的年初,他仍然是湖南省委的下属。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毛泽东的当务之急不是替袁王申冤,而是顶住各方面的压力,以最快的速度扩张瑞金根据地。

他知道袁文才和王佐很冤,可是现实很残酷,井冈山没有了,远方却还有一个蒋介石。这个几年前在广州一块开会的老大哥虽然暂时很忙,但一定会再派大军过来,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太多,估计连一年都不会有,很可能只有几个月。

事情很多,困难很大,但最让毛泽东头痛的,还是上海中央。

蒋介石忙着跟阎锡山打大仗,上海的向忠发也昏了头脑,跟远东局对着干。为了显示自已的革命气概,上海中央在三零年六月下令,红军要集中起来,向大城市发动进攻,争取夺得一个省或几个省的胜利,其中毛泽东率领一军团进攻南昌,彭德怀率三军团进攻长沙,两军预计在武汉会师。

南昌城高池深,凭红军的实力根本拿不下来,不过向 连字都不大识,要他无师自通军事课程实在有点难。向忠发只是想创造一两个胜利,多一点共产国际打嘴仗的资本,至于打得赢打不赢,就是他考虑的事情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中央的路线绝对正确,组织的命令绝对有效,领导的吩咐必须执行。

虽然向忠发的命令很严厉,但屡次吃过脑残领导的亏,毛泽东已经变得相当明白,命令到了他手上,也就没什么必须执行的命令了。毛泽东率领红一军团在七月份举行了万人誓师大会,然后声势浩大地向北开进,声称要拿下南昌、会师武汉。

毛泽东的广告做得十分成功。江西虽然不是布防重点,凭工事对抗红军还是不难的,国民党赶紧收缩兵力,在南昌城严防死守,准备用优势火力狠狠打一架,然后再出去收拾精疲力尽的对手。

国民党知道红军要来,毛泽东知道国民党知道他要来,不过他并不担心。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在反复几次宣传造势后,毛泽东的大军终于在八月到达南昌郊外。在防守严密的阵地前,毛泽东没有强攻,甚至也没有进攻,他只是派人在赣江边放了一排空枪,然后立刻全军撤退;同时告诉中央说,南昌地势太过险要,一军团无法攻克,不过我们已经吓唬了守军,八一示威的目的圆满完成,兄弟我先撤了。

对毛泽东的表现,向忠发当然极不满意,而且更重要的是,毛泽东的一军团没什么进展,可彭德怀却带着三军团打下了长沙城!

从井冈山分出去后,彭德怀的几百号人马也来了个大发展,一气扩到八千号人。虽然装备十分落后,大部分人还是用大刀长矛,但毕竟人多势众,番号也升级为红军第三军团,同毛泽东平起平坐。

向忠发要他打长沙,其实是相当成问题的。虽然何健的主力都在打中原大战,但长沙城里仍然有三万守军,加上城池坚固、装备优良(相对红军),三军团的农民军想要拿下长沙,基本上不大可能。

虽然困难重重,但彭德怀实在不愧勇将的称号,他带着全军一路猛冲,径直攻到长沙城下,然后集中兵力攻击一点。守军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亲自率领先锋部队冲过堑壕,一鼓作气打进了城里,对方措手不及,全军溃退。

除掉南昌起义时的突然袭击,十年内战里,这是共军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攻占省会城市。

八千游击队打败三万正规军,彭德怀顿时威震全国。七月二十八号,彭德怀在长沙城召开庆功大会,宣布建立湖南苏维埃政府,政府 是远在上海的李立三。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向忠发和李立三曾经为当 的事情大吵特吵,就是在彭德怀进军长沙的这一回。

听到彭德怀的胜利消息,毛泽东很蛋疼。

同样是奉命攻城,他的一军团比彭德怀实力强得多,结果却只在南昌边上打酱油;更要命的是,打下长沙,中央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而蒋介石肯定不会罢休,一定会派兵来抢。真的火拚起来,彭德怀那点实力别人不清楚,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果然,听到红军攻克长沙,何健立刻带了主力部队回来算帐。面对兵强马壮的湘军,彭德怀的反应也十分机警,发现不对赶紧后撤,把部队拉回根据地,不同何健纠缠。

按理说长沙城打也打了,进也进了,最后还能全军而退,应该是个不错的结果。可上海中央注定要把脑残进行到底,听说长沙城丢了,立刻下令反攻。

党的 向忠发已经完全陷在癫狂状态里。他一开始说中国革命如何如何,只是拍斯大林马屁;到后来成功当上 ,身边又有东方恩格斯(李立三)辅佐,渐渐地也把吹嘘的东西当真起来,觉得全国革命真的就要马上成功,自己快要登基当皇帝了。

拿下长沙城,是他指挥英明,拿下长沙城又丢了,自然就是有损他的英明。向忠发对彭德怀的右倾逃跑主义十分不满,下令一军团和三军团立刻合并,组成红军第一方面军,务必拿下长沙、成立湖南苏维埃共和国。

对中央绝对正确的英明指示,毛泽东是很有意见的。

他和朱德都不是第一次吃亏了,深知中央的调子一唱高,自已好不容易建起来的班子就要倒霉。但问题在于,他和朱德可以抹稀泥,一块加入的彭德怀却是个实心货,一点不知道变通,考虑到他刚刚伙同朱昌偕杀掉袁文才、王佐,有些比较转折的想法也不能对他说。

所以只有继续打长沙。

虽然比较愣,彭德怀却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自已的几千农民军是怎么状况,于是很快同毛泽东定下了战术原则:尽量智取,不能硬攻。具体来说,就是把城里的人诱出野外,然后埋伏歼灭。

这种战术一开始还有点效果,何健的一支部队看到红军好欺负,跑出城去捞便宜,结果被围住痛打。可问题是,城里有很多守军,看到出城的结果不妙,全都缩在工事里,打死也不出城。

毛泽东和彭德怀都很无奈。这几天红军在阵地前面又唱又跳,反复派小部队引诱敌军,就差脸上写“快来打我”几个大字了,可是何健的耐心很好,既不反驳,也不出击,完全当红军是空气一样。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长沙城还是铁板一块,粮食却快吃完了,战局没有任何进展。

仗打到这一步,也就该撤退了,然而毛泽东不能撤。上海还在拚命发指示,要红军进攻长沙,智取也罢,强攻也罢,总之一定要拿下长沙!

组织大过天,毛泽东只好下令,大军强攻。

九月十号,红军开始了第二轮总攻,这次进攻的结果,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形容。缺炮少枪的红军(有的只有梭镖)架起云梯,冒着机枪和大炮冲锋,然后一批批被打死在路上,何健则指挥手下呆在工事里开枪开炮,十分镇定。

几天工夫,毛泽东已经损失了三千人,没有一点进展。

三千人是个很大的数字,要知道一年前红四军主力下井冈山的时候,只有两千四百人。按这个打法,不出一个礼拜,毛泽东和彭德怀就得亲自扛炸药包冲锋。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彭德怀终于认清形势,同毛泽东把中央的革命指示扔到一边,带着队伍火速撤退。

虽然毛泽东没能攻下长沙,但毕竟把长沙城闹得天翻地覆,何健十分恼火。为了报复,他在湖南板仓反复搜捕,终于抓到两条大鱼: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和儿子毛岸英。

何健顿时精神大振,野战对付毛泽东没有把握,但欺负女人小孩还是有把握的。为了体现党国军人的勇武,他下令拷打杨开慧,一直打到昏死,然后用水泼醒继续打。

光是毒打女人没有实际收益,杨开慧又不知道红军的机密,何健折磨了一阵,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于是有人向他建议,可以让杨开慧宣布同毛泽东脱离关系,这样对毛泽东和红军会是很大的打击。

何健很欣赏这个建议。在他看来,杨开慧再刚强,终究是一个带孩子的女人,受了这么多刑、挨了这么多打,就算不为自已打算,也要为孩子打算。发个离婚声明,就能保住一家性命,在自已是开恩慈悲,在她是活命保家,完全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作为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个孩子的母亲,杨开慧当然知道自已的命运。朱德的妻子伍若兰被杀后,头就曾经挂在长沙城门示众;而且何健还派人告诉她,井冈山上的毛泽东身边,已经有一个叫贺子珍的女人,毛泽东手里有成千上万的军马,却没派人去接她。

登一纸离婚声明,回到板仓依然可以带孩子,过自已的生活,板仓也有人一直追求她,希望能和她成家。所以大家都相信,杨开慧一定会签下声明,同毛泽东一刀两断。

然而杨开慧却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她宁可处死,绝不低头!

杨开慧的回答让何健大吃一惊。在几番拷打后,他终于相信,他不仅没法让毛泽东屈服,甚至也没法让一个弱女子屈服,于是他下了命令,枪毙杨开慧。

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十四号,杨开慧在浏阳城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然后押上识字岭刑场枪决。她先中了两枪倒在地上,一直撑到中午,刽子手们都吃完饭,发现人还有气,于是又补两枪,终于气决,年仅二十九岁。

杨开慧的死讯顿时登遍大小报纸,根据地的毛泽东很快收到了消息。歉疚之余,他恨恨地说了一句话:

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他终究没能报仇,因为何健最后逃到台湾去了。

退回江西的毛泽东没能消停多久。十月份的时候,湖南特委继续转来中央的指示,这次向忠发的要求,是强攻南昌。

毛泽东和彭德怀终于发火了。在中央的英明领导下,红军损兵折将,连杨开慧也搭了进去,居然还嫌他们死得不够快,长沙城打完了又要打南昌。无法可想的毛泽东干脆抗命,硬写了一封信去扯皮。

回顾三年来的惨痛经历,毛泽东忍不住长叹一声:二把刀领导害死人啊!

对上海中央和湖南省委的脑残,毛泽东是十分头痛,无可奈何。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对方拿着莫斯科的令箭,你明明知道那只是根洋鸡毛,却非得乖乖地听话。

三年前,毛泽东带着残兵败将,开辟出一大块井冈山根据地,结果被开除政治局;

两年前,毛泽东同朱德拉出三个主力团,结果被湖南省委拖垮一个,王尔琢也被打死;

一年前,红军趁着军阀混战的空档,开辟赣南根据地,结果省委立刻在井冈山挑拨土客籍矛盾,他的嫡系袁王冤死,这帮马列主义二大爷还要把污水泼到他头上,说他跟土匪合作。总之中央永远是正确的,莫斯科永远是神圣的,所以牺牲永远是应该的,谁要有意见,谁就是右倾、反动,就要为失败负责。

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他损失了几千人马,失掉了重要的根据地,居然没有一个脑残受处分,除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开水话,甚至没有人在乎他的牺牲。而毛泽东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他的红军损失惨重,妻子杨开慧惨死,三个儿子下落不明。

一直以来,毛泽东都是一个勤恳工作的正面形象,不管省委还是中央如何莫名其妙,他都能兢兢业业地把局面收拾起来,待人接物十分和蔼有礼,虽然有的时候性格暴燥一点,但也不算什么原则性问题,很快又恢复了笑咪咪的面孔。

谁也想不到的是,经过连续几年不停地受冤枉受打击,工作经常被批评,职务随时可能被撤消,毛泽东的心态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几年来,他努力地讲道理,尽量调和矛盾甚至抹稀泥,希望情况能维持下去,一步步实现自已的理想;而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光靠努力工作是没有用的,决定命运的不是工作好坏,而是同上级的关系。

在这一点上,天高山沟远的毛泽东有着先天劣势。他和湖南省委不是一条线的,跟向忠发也拉不上关系,指望他们多支持自已,估计要等到美国人登上月球。

埋头工作没有用,说理没有用,民主建设也不可靠(他刚被选举下台),毛泽东终于认识到,能帮助他的只有权力,无限制的权力。

只有站在金字塔的最高端,毫不犹豫地强化权力、消灭一切反对派,才能实现自已的抱负。在通往权力顶峰的路上,没有道德,没有纪律,也没有对错,只有成功和失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除此之外,其他都是多余!

本着权力高于一切的精神,毛泽东看中了一个人,叫李韶九。

中国共产党毁三观、碎节操的一朵奇葩就此登场。

在被毛泽东看中以前,李韶九三个字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他本来是流氓出身(和向忠发有点象),从小时候起就不大正派,后来被中学开除,于是参军,国民革命军。

虽然做人不怎么地道,但李韶九还是有一点可吹嘘的资本的,就是他参与了南昌起义。

请注意这句话的用词,他是参与,而不是参加。

因为他在南昌起义里的角色是俘虏,换句话来说,李韶九同志是站在反动阵营一方,被朱德、贺龙抓进去的,然后李俘虏跟着红军一路南下,中间顺势加入了红军。

所谓英雄不论出身,虽然是俘虏,只要表现好,也一样可以参加革命。所以在第二年,李韶九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我党的一名同志。

从理论上讲,党员都是积极分子、先进分子,只有觉悟相当高、表现相当好的人能入党,尤其是国民党的俘虏兵,必须要经过观察考验才能录用。但李韶九同志显然是个例外,因为他打仗前的动员训话虽然很勇敢,一到战场上就拚命往后退,明显不符合共产党员的要求。

虽然实际表现非常差劲,李韶九同志还是入党了,据其他人回忆,李同志入党的原因,一是擅长吹捧领导,二是喜欢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对领导来说,懂得看脸色、制造派系对立的人,虽然不能用来办正事,却可以统驭手下,所以李韶九光荣地成了一名政治工作者,专门搞人事斗争,专门不干人事。

三零年二月,毛泽东任命李韶九为红军纵队政委。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毛泽东要提拨李韶九这样的人,但如果仔细推敲任命的时间,你大概能得到一个靠谱的答案。

一九三零年的二月,陈毅从上海回来不久,刚刚劝朱德把前委书记的军政大位移给毛泽东。在他们眼里,是为根据地大局让贤,在毛泽东眼里,是吃了民主选举的亏,被朱德等人屈辱地摆了一道;而在永新城,二月也正是袁子才、王佐被马列干部们冤杀的时候。

很多人都以为,毛泽东提拨李韶九是一时走眼,但事实很快打碎了他们的一厢情愿。六月,李政委升任红一军团前委秘书长。

如果你认为李韶九升官有点快的话,那只能说你的口味还不够重,因为短短两个月之后,李韶九又收到了一份新的任命: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政务处处长。

一次走眼,可以说是疏忽;连续三次走眼,只能叫做蓄意。

虽然毛泽东大力提拨李韶九,但光是提他当政委、秘书长,并不代表可以除掉看不顺眼的人,必须要有一把尚方宝剑,能以革命的名义办事;而要到这一步,毛泽东说话是不管用的,最好要有上海中央或者莫斯科的指示,才能随心所欲。

这一点看上去有点难,但其实也不算太难,因为莫斯科的斯大林,口味也是一天比一天重了。

列宁死的时候,并没有指定斯大林做 ,甚至说过斯大林不少坏话。斯大叔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其他元老排挤出去,自己当上 的。

得来的位子不正,自然就容易不稳,斯大林的对策也很简单,把所有影响自已的人全都杀掉。当然,一夜间突然杀光所有人是不现实的,很快就会闹出大乱子,斯大林的办法,是循序渐近,一步步杀起。先杀富农、土匪,四处找所谓反革命,等大家都习惯了随便杀人之后,再对准大小政敌,一举拿下。

此时距斯大林的大清洗还有四年,但斯大林的话里已经充满剪除、消灭之类的危险字眼。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国家应当最富裕、最强大,可事实上社会主义国家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阶级敌人。总而言之,本来国家是有钱的,可是因为大大小小的阶级敌人搞破坏,弄得一塌糊涂,所以要擦亮眼睛,把藏在身边的反革命抓出来肃清,社会主义才能向前飞速发展。

斯大林的报告发出来,自然是全球传阅、领会精神,上海的王明和博古也不例外,于是文件就传到了各个根据地,包括毛泽东的江西苏区。

长期以来的宣传教育,都是说中国很好,中国很伟大,即使中国现在比较穷比较苦,我们也有伟大的历史和伟大的领袖;并且说,一个人要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历史,我们有过伟大的领袖,blabla。

其实呢,历史很伟大是真的,领袖或许也很强大,但一个人只要是政治人物,就必然用政治权术来维护自己的统治,至于领袖的道德,有时真的是不怎么靠谱的东西,因为每个下台的人在历史记录上都不好,每个上台的人都是明君,古往今来,一直如此。把自己的信念和自尊同历史人物的道德挂上钩,那是被忽悠没商量。

1976年的中国人人有饭吃、能看病,那是一个安慰自己的神话。建国以来人均粮食最高的是1956年,伟大领袖全面指挥的时候,经常连300公斤都达不到,扣掉损耗、援外和不公平的等级分配制度,广大国民也就勉强维持生命而已,油蛋等副食品更是极少见,国民普遍营养不良,经常有农民吃不饱,遇到荒年逃荒要饭是很普遍的事;城市居民的生活也只能勉强维持,由于伟大领袖领导下的粮食产量过低,很多年还要向外界进口粮食弥补缺口(同时又大量免费援外粮食)。至于说看病,城市里勉强能保证居民看病,但也是缺医少药,农村里就只能土法上马了。

当毛泽东看到莫斯科的文件时,一种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因为一直想做却找不到借口的事情,终于有机会付诸实践了。

三零年十一月,毛泽东下令,李韶九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肃反委员会主任,掌有生杀大权,负责在红军(其实是整个根据地)内部肃清反革命,包括反特务、反托洛茨基等,其中最突出的目标,是一个叫“AB团”的组织。

所谓AB团,不过是三年前,几十个国民党分子在江西搞的小团体,主张反对共产主义、取消民生主义之类,存在了大概三个月左右,就因为时局太乱(二七年清党),全部自动取消了。不要说影响红军,就是在国民党里面,也是默默无闻,几乎无人知晓。

但是有没有影响力,危害不危害红军,有时也不取决于AB团自已,而是取决于领导的一句话。领导觉得它神通广大,认为到处都是潜伏分子,那AB团自然就是罪大恶极、危险万分,不及时把敌人揪出来,革命就有失败的危险,红军就有灭亡的可能,共产主义明灯就会在中国熄灭,大家就是阻碍共产主义社会的罪人。

所以有AB团当然要抓,没有AB团的话,制造AB团也要抓。

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底,新官上任的李韶九四处点火,上蹿下跳,到处严刑拷打,寻找所谓AB团。在他的逼供下,有人被迫招供,说江西省委里有“AB团江西省总部”,李韶九立刻带兵去省委抓人。

根据地的江西省委,在富田。

十二月七号,李韶九赶到富田,随即下令包围机关,把行委常委、行委代理秘书长、省政府秘书长、军事部长及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等统统扣起来,然后开始严刑拷打。

通常来说对自已方面的同志,下手要留点分寸,可李主任实在不愧我党典型人渣(简称党渣),对领导虽然满脸堆笑,一下手却全是毒刑,例如折手指、插竹签、浇油烧身等毒刑,最令人发指的是,他把这些人的妻子也扣起来,剥光衣服割乳房,玩性虐。

 

转自天涯:红潮笑笑生

    正文完
     0
    评论(没有评论)

    留言板 +

    发送